网站首页 > 北大荒资讯 > 小说世界 > 正文
丑娘

发布时间: 2010年08月08日 23:10:35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 孙文彬 责任编辑: 董昆 点击率:

    丑娘是村里人送给喜子娘的绰号,这个绰号送给喜子娘再合适不过了,喜子娘长得实在太丑,丑得令人不可思议。一副猪肚子脸,满脸黑雀斑,贼眉鼠眼,尖下巴,水蛇腰,更令人恐惧的是额头上还有一个大大的疤痕,据说是小时候不慎掉在炉子上烫伤所致,那疤痕足有拳头大,黑里透亮。据说丑娘掉在火炉上的时候,家人都看到了,却无一人及时把她救起,皆因丑娘长得太丑了,一家人都盼望着她早点死掉,以免日后是个拖累。也许是丑娘的哭声太惨烈了,是喜子的姥姥实在看不下眼,才把她从炉子上抱起来。想想看,若是丑娘没丑到这个分上,家人哪能见死不救呢?

    要不是那些年讲成分,丑娘的娘家摊个好成分,地道的贫下中农,苦大仇深,或许丑娘一辈子嫁不出去。喜子爹出身不好,是个十足的地主狗崽子,喜子的爷爷解放前是个十恶不赦的恶霸地主,家有千顷良田,拴了五挂胶轮大马车,娶了六房,花天酒地,欺男霸女,享尽了福。解放后被政府法办了。这可苦了喜子爹,那年月,只要沾了“地、富、反、坏、右”的边儿,就意味着一辈子抬不起头,两辈子没出路。唯有找个根正苗红、苦大仇深的子女还能沾沾光儿,缓缓阳。当时喜子的姥爷在生产队里当贫协主席,正走红着哩。被逼无奈,仪表堂堂、身材魁梧的喜子爹只好委曲求全地跟丑娘成了亲。村里人都说,喜子爹找丑娘,实在白瞎这个人了。

    喜子的爹跟丑娘成了亲以后,也算借了不大不小的光儿,再也不用跟着那些挂着大白牌子的“四类分子”们一块掏厕所扫大街,干那些谁也不稀干的活计了,他被喜子的姥爷弄到了生产大队基建队当瓦匠去了,那活虽说苦,但工分高,有补助,比跟着“四类分子”一块儿干强百倍。喜子的爹心灵手巧,没用几年的工夫就把瓦匠活学得特精,干得特溜,渐渐地就成了那个基建队里的大工匠,还当了个不大不小的头儿。喜子的爹那个弯了30多年的腰板终于直溜了许多。

    就在喜子五岁之时,世道变了,土地承包给个人,生产队也改成村了,成分也不那么讲究了,委屈30多年的喜子爹的心也开始活泛了。喜子爹赶上了好时光,政策宽松了,人口可以流动了,能工巧匠也派上大用场了,喜子爹就成年到辈子的领着一伙人到外面包活干,先是盖瓦房,盖校舍,后是盖楼房。虽说没挣着什么大钱,但也算是村子里的小能人了。那段日子,是喜子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光,喜子天天都盼望着父亲的归来,只要父亲回来,一准儿会给他买好些新衣裳,好多好吃的,一准儿会抱着喜子亲个没头没脑。也许是继承了父亲的基因,喜子长得白白净净,大眼睛,双眼皮,虎头虎脑,特招人喜欢。

    然而好景不长,没过多久,喜子爹就吵着嚷着要跟喜子那个丑娘离婚,开始的时候,丑娘死活不离,后来,就回过味了,强扭的瓜不甜,拴住了人拴不住心,与其这样对付过,莫不如早离早散,省得两头都耽误了。丑娘跟喜子爹要离的那天晚上,喜子依稀记得,月亮真圆真亮,喜子怎么也睡不着,直到下半夜了,喜子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后来,喜子突然被一阵抽泣声惊醒了,他偷偷地睁开眼睛,见丑娘正哭得伤心,嘴里喃喃地对喜子爹说:“你要什么都行,就是不能把喜子带走,他可是我的命根子呀,若是你硬要把喜子带走的话,我就不活了。”喜子爹皱着眉头说:“你看你,又丑又熊的,将来咋供养喜子呀?”“我就是砸锅卖铁,豁出我这条命,也要把喜子抚养成人。”丑娘一字一句地说道。“那好吧,这三间瓦房和喜子全归你,我净身出户,咱们丑话说在前,离了以后我什么也不管了,脚上的泡,可是你自找的啊。”喜子爹咬咬牙说到,丑娘痛快地点了点头。

    打那以后,喜子再也没有见过爹。据说他爹到南方打工去了,都说那边的钱特好挣。喜子爹走后,就再也没了音讯。

    从此,喜子就掉进了深渊,跟着丑娘吃尽了苦受尽了罪。喜子开始痛恨起了丑娘。

    就因为娘丑,亲戚里道才退避三舍,无人理睬他们孤儿寡母。

    就因为娘丑,害得喜子在人们的嘲讽和歧视中长大,人们常拿丑娘当笑料,弄得喜子始终抬不起头,无地自容。

    尽管丑娘对喜子疼爱得不得了,宁可自己千辛万苦,也不让喜子受半点委屈,但喜子仍在心里痛恨丑娘。

    丑娘没有别的本事,唯一的本事就是没头没脑地出力干活。丑娘为了多承包点机动田,三天两头地往村长家跑,回回都不空手,今天拎只鸡,明天擒只鸭。村长总算是开了恩,多包给丑娘50亩机动田,那50亩机动田包到手之后,丑娘高兴得一宿没睡,不停地喃喃道:“这下子可有救了,这下子可有救了。咱们往后的日子就好过了。”喜子一点没往心里去,似乎这些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没爹的日子让喜子过早地尝到了人间的酸甜苦辣,爹离家出走以后,喜子就很少能吃上好东西,天天都清汤清水的,喜子的家里就再没有添置过像样的物件。

    喜子刚上小学三年级那年的夏天,一连下了一个月的雨,没住捻,丑娘顶着瓢泼大雨蹲在自家责任田里号啕大哭,丑娘被雨淋病了,烧得三天三夜没起炕,喜子根本没理睬,还怨怨地想,都是丑娘带来的灾难,若是让爹把我带走,我哪能遭这么大的罪?过年的时候连件新衣裳都穿不上。

    那年,丑娘力没少出,汗没少流,却赔得一塌糊涂。转年春节,家里实在穷得揭不开锅了,大年三十的时候,丑娘只好杀了一只鸡,包了一盘素馅饺子,丑娘一口不动,只是望着喜子吃,喜子一个饺子也没给丑娘留,一块鸡肉也没剩。喜子在心里暗暗地想,这样的丑娘根本就不值得可怜,不值得同情,若是让爹把他领走的话,肯定会有山珍海味,肯定会成为让人羡慕的公子哥。

    更令喜子难以忍受的是,同学们都叫他丑儿子,把他的大名忘个精光,就连分座位时,谁都不愿意跟喜子分在一桌。每当下课时,喜子的苦难就来临了,同学们蹦着跳着喊丑儿子、丑儿子地戏弄他。自尊心迫使喜子用弱小的身躯去维护自己的尊严,喜子愤怒地与那些戏弄他的同学斗争,然而,回回都是喜子带着一身的伤痛,一瘸一拐地回家。

    看到喜子遍体鳞伤的样子,丑娘就关切地问:“喜子,你这是怎么啦?谁把你打成这样?”喜子就恨恨地吐出:“还不是全怨你?”丑娘不再言语,只是默默地流着泪。

    丑娘怕喜子再受气,再受欺负,就常常在喜子放学的时候去接喜子,这下子招来更多的戏弄,同学们齐声呼喊:“丑娘丑儿子,一块吃狗屎。”喜子的脸变得更加难看了,愤恨地冲着丑娘狂叫:“你能不能不给我添乱呀?”丑娘听后无奈地摇摇头,脸上流淌着混浊的泪水。

    如果说丑娘给喜子带来的唯一优势,那就是在这个不幸的家庭里造就了喜子特有的性格,逼迫喜子关起门来用心读书,玩命地学习。喜子就比别的孩子懂事早。他知道,若想改变命运,只有努力学习。喜子不想自找烦恼,放了学后,就没命地往家跑,然后就是发疯似的读书,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排泄出他内心的愤怒。喜子知道,只有学习出色了,才会赢得老师和同学的夸奖和羡慕,才能改变他所处的环境。时间长了,喜子就养成了性格孤僻、勤奋好学的习惯。日积月累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从小学四年级开始,喜子回回考试都名列全班第一,年年都拿回印有三好学生的大奖状。喜子在学校的处境也有了改变,同学们再也不喊他“丑儿子”了。但这些并没有减轻喜子在内心世界里恨丑娘的程度,若娘不是那么的丑陋,他喜子该是多幸福啊?喜子的心,时时刻刻都在流血。

    转瞬间,喜子上中学了,喜子好兴奋,好欢喜,像只憋在笼子里刚放飞的小鸟,欢快极了。喜子可以去镇里念书了,可以离开那个令他痛心的家了,可以离开那个丑陋无比的娘了。

    也许是丑娘看透了喜子的心思,自从喜子到镇里读书以后,丑娘极少与喜子见面。即使是给喜子捎钱捎物也都是托别人,喜子多少有些宽慰,尽管他知道生他养他的那个山沟很穷,除了种点薄地也没有什么来钱道,但丑娘却从来没让喜子在吃上用上犯过难。喜子从来就没有想过丑娘在家吃啥用啥,娘有多难,娘有多累。喜子只知道,这些年来,他所在的那个穷村子,大凡有点本事有点闯劲的人都跑光了,剩下那些人,大都是老实巴交或是实在没有办法的,才在那个穷山沟里干靠着。

    喜子上中学以后就再也没叫过娘,他觉得拥有这样的娘,是他人生莫大的耻辱。喜子为了躲避丑娘,极少回家,即使学校放寒假、暑假也不回去,跟学校打更的老头做伴,独自没完没了地复习功课。这可苦了丑娘,没有人替她给喜子捎东西,丑娘只好亲自去送,时常天不亮就往镇里走,从村里到镇上那20多里都是山路,全靠丑娘一步一步地量,丑娘怕见人,赶到学校时天才刚泛亮,丑娘总是趁着没人时才把东西交给喜子,又总是问上一句:“喜子,还缺什么?钱够用吗?”从村里到镇上来回40多里山路,丑娘没少跑,喜子从来没问过满头大汗、疲惫不堪的丑娘累了吗?饿了吗?似乎丑娘所做的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似乎丑娘欠了喜子一辈子也还不完的债。

    那年冬的一天上午大约10点多钟,丑娘突然一瘸一拐地出现在学校的大门口,恰巧这天镇里在学校举办水稻栽培新技术培训班,丑娘来到学校时,那些培训的人正从学校教室往外面走,丑娘就与那些前来培训的人走个碰头,喜子看到这个场面,觉得无地自容,就飞跑着过去把丑娘拉到一旁,没好气地数落道:“你咋赶这个时候来呢?”丑娘就支支吾吾起来,喜子像抢劫一般的将丑娘夹的包裹夺了过去,气鼓鼓地往宿舍里走,扔下丑娘一个人在原地呆呆发愣。

    那天晚上,打更的老头看着喜子闷闷不乐的样子,问道:“喜子,我看你娘这次来有些不太对头,走路一瘸一拐的,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喜子冷冷地看着打更的老汉没有言语。那位打更的老汉叹了一口气说:“你也是读书人,应该明白事理,有道是狗不嫌家贫,儿不嫌母丑,你看看你。”喜子根本听不进去,就狠狠地回了一句:“别说了好不好,我在复习功课呢。”说完就有一搭无一搭地看起了书。

    后来,和他同村的同学说,丑娘真的有毛病了,是那次给喜子送过冬的棉衣时不慎崴了脚,整整半个月没下炕。喜子不知道那半个月丑娘是怎么度过的,吃了多大的苦,遭了多大的罪。喜子还一肚子怨气呢,那天中午,多亏了他灵机一动,把丑娘拉到一边,要不,还不知丢多大的人,现多大的眼呢,这个丑娘真就是他喜子甩不掉的累赘。喜子一想到这些,心里就满满的,堵堵的。

    喜子苦读了十年书,终于有了回报,喜子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喜子成了全县的高考状元。但喜子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能高兴得起来吗?那近万元的学费对于喜子来说简直是个天文数字,喜子知道,丑娘没有别的本事,唯一的本事就是在地垄沟里打转转。那些年,天灾人祸全让丑娘赶上了,头一年涝,第二年旱,这几年虽说没有遇到什么大的灾害,但粮价始终没涨起来,这些年来,喜子家也就闹个癞蛤蟆打苍蝇将供嘴吧。喜子再清楚不过了,他们这个穷家就是砸锅卖铁也拿不出这笔钱。这个时候的喜子就更恨娘,若是摊上一个富人家里,他哪能愁得要死要活的,若是当初让父亲把他带走,他肯定会轻松加愉快地走进大学校园。

    那一阵子,喜子望着鲜红的入学通知书,牙根咬得山响,他觉得降生在这个家庭是他人生最大的悲哀,跟随着丑娘一起生活是他人生中最大的不幸。

    看到喜子焦虑万分、十分沮丧的样子,丑娘有些束手无策,末了才安慰道:“喜子,天无绝人之路,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娘就是豁出老命,也要供你上大学。”喜子有气无力地怒视着丑娘,嚅动了一下裂了好多口子的嘴唇,想说什么却又什么也没说出来。喜子就昏沉沉地躺在了炕上痛苦着。

    恰在这时,村里有几个到南方打工的人回来了,说是他们就在喜子爹那个建筑公司打工,如今喜子的爹可了不得了,拉起个好几百人的建筑公司,开着小轿车,娶了个很洋气的小媳妇,住着很豪华的小别墅,大把大把地挣钱,成为十足的大款了。

喜子听后欣喜若狂,一下子从炕上跳起来,急切地按照村里人提供的地址给他爹写了一封饱含真情的信,把自己盼望父子早日相见的心情写得淋漓尽致,末了又把自己面临的困境好个诉说,恳请父亲帮他渡过难关,完成学业。

    喜子把信发出后,就度日如年,天天盼望着父亲能早日回信,喜子天天一大早就跑到村西路口,堵着乡邮员,只要一见乡邮员骑着车子来了,就急切地追问道:“有我的信件吗?”可是乡邮员总是摇头,喜子不死心,他坚信,已成为百万富翁的父亲绝不可能放弃他这个有出息有前途的儿子,若是父亲认他这个儿子的话,他会义无反顾地回到父亲的身边,再也不跟这个丑娘一块吃苦遭罪了,甚至他会永远地忘掉这个丑娘。

    喜子整整盼了一个多月,却一直没有等到父亲的回信,喜子实在等不及了,又从村里前去父亲那个建筑公司打工的人那里要来了父亲的电话号码,喜子急火火地给父亲打通了电话,但喜子万万没有想到,父亲是那样的绝情,说是现在经济滑坡,他干的那些工程大都拖欠工程款,自己的公司正面临着倒闭的危险,根本无力供喜子上大学。

    听到这些,喜子绝望了,回到家里卧床不起,浑身发烫,如同火炭一般。丑娘边抹泪,边说起常说的那套嗑:“喜子,别着急,车到山前必有路,只要有娘在,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喜子翻了一下身,身上如同钢针扎的一般,他恨恨地瞪了丑娘一眼:“你烦不烦呀?”似乎所有的痛苦都是丑娘给他带来的。丑娘并不责怪,扭动着身子精心照料着喜子,又是给喜子捏背擦身子,又是给喜子煮绿豆汤。可喜子一点不领情,像一头发疯的狮子,将丑娘手中不凉不热的绿豆粥打翻,洒了丑娘一身。丑娘没有别的本事,唯一的本事就是躲在一旁偷偷地抹眼泪。

    那些日子,丑娘一大早就出去了,直到天大黑了才回来,丑娘回到家后疲倦得连眼皮都抬不起来。

    痛苦中的喜子突然发现,丑娘似乎变得苍老了许多,丑娘脸上的皱纹就像是暴雨中的水面一样,密密麻麻,那黑里掺白的头发如同霜打的烂草一般。丑娘时不时地倚靠在墙上捂着脑袋,丑娘到底是怎么啦?喜子一点不知道,喜子几次想问丑娘怎么啦,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丑娘是在离喜子到那所名牌大学报到前夕,把那笔令他愁断肠的学费凑齐的,喜子惊喜得热泪盈眶、手舞足蹈。喜子高声叫喊道:“我真的能上大学了,我真的能上大学了!”兴奋至极的他却忘了问问娘这笔钱是哪来的。

    喜子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全村的人都来相送,大家都用羡慕的目光看着喜子,这时的喜子春风得意,喜子穿着笔挺的衣裳,红光满面,神采飞扬。临上车时,丑娘却躲在人群最不起眼的角落里,脸上露出了谁也察觉不到的笑容。喜子欢快得像只小鸟,脸上一片灿烂。等客车即将开动的时候,才想到了要跟丑娘说些什么,喜子仔细地用目光搜寻着,终于看到了丑娘,那一刻丑娘正深情地望着他,突然,喜子他娘身子一歪软软地倒在地上了。人群中一阵大乱,人们围着丑娘又是做人工呼吸又是捏又是掐的,总算将丑娘弄醒了。几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太再也忍不住了,就哭道:“喜子娘真是天底下最善良的娘啊,为了能让喜子上大学,竟偷偷地到医院卖血,把身子造成这个样子,还把家里这三间瓦房卖了,往后她的日子咋过呀?”喜子登时大脑一片空白,愧悔交集,他紧紧地抱着丑娘,失声地叫喊道:“娘,娘,娘,我的亲娘。”丑娘艰难地支撑起身子,用粗糙的手抚摸着喜子的脸,轻声地说:“好孩子,听话,安心上学去吧,不用担心我。”喜子有生以来第一次俯下身仔细地端详着丑娘,他惊奇地发现,丑娘其实并不难看,她是人世间最善良最好看的娘!

  • 感恩的孩子 2014-10-07 15:50      黑龙江省  黑河市 联通
    只能用感动来诠释感受
  • 北大荒网网友 2010-11-19 10:33      黑龙江省  鸡西市 联通
    天下的父母没有嫌弃子女丑的,然而...... 天下的父母能把子女养大,然而......
  • 北大荒网网友 2010-09-03 21:34      黑龙江省  佳木斯市 /双鸭山市
    写得很好。狗不闲家穷,儿不闲娘丑,说得正是如此。写得最精彩的地方是开篇那几段。语言幽默、诙谐。
  • 已有3位网友发表评论

  • 网友昵称:匿名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网站导航       本站业务       诚寻合作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帮助信息      
黑龙江省农垦总局 │ 北大荒日报社 │ 北大荒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0-2010 chinaBD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DD: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红旗大街208号
备案号:黑ICP备05002111号